“山寨社团”挂“国字头”卖奖敛财

民政部已公布400多个“离岸社团”“山寨社团”名单八成以上用“国字头”招摇撞骗
 
  中国奢侈品协会、中国国际书法家协会、中国房地产行业协会……这些乍看上去“高大上”的行业协会,却纷纷出现在民政部公布的“山寨社团”名单中。敛财牟利是这些社团的主要目的,虽遭到点名通报,但一些社团的运营依然故我,仍在继续收纳会员、组织活动。
 
  不久前,民政部公布了100个“离岸社团”“山寨社团”名单。这是在不到2个月的时间内,民政部公布的第五批名单。目前,被公布的“山寨社团”总数超过400个。记者梳理后发现,在被通报的400多家社团中,八成以上名称里都有“中国”字样,其他还有“中华”“全国”等字样。其中,“中国摄影家协会”“中国高等教育学会”“中国投资协会”等还与正规社团重名。
  根据我国社会组织登记注册的相关规定,在内地成立社会组织,需依法在民政部门办理相关登记手续。全国性的社会团体的名称冠以“中国”、“全国”、“中华”等字样的,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,经过民政部批准;地方性的社会团体的名称不得冠以“中国”、“全国”、“中华”等字样。
  据悉,“离岸社团”“山寨社团”主要是一些内地居民,利用境内外对社会组织登记管理制度的差异,在登记条件宽松的国家和地区进行注册的社会组织。国家行政学院社会和文化教研部副主任马庆钰告诉记者,“山寨社团”往往都是“拉大旗扯虎皮”,虚拟冠冕堂皇的头衔让公众对其难辨真假。
  “与正规协会的公益性质不同的是,多数‘山寨社团’的主要目的是牟利,打着五花八门的旗号吸纳会员、违规收费。”广西作协会员、河池市文联副秘书长石肖永说,从通报情况看,文艺、食品、医疗领域是“离岸社团”、“山寨社团”的重灾区。
  同时,“山寨社团”还逐渐出现在新兴行业。此次曝光的社团名单中,中国互联网金融研究会、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等4家互联网金融社团赫然在列。
  记者调查发现,目前在已通报的名单中,仍有多家社团在继续开展活动。5日,记者去电被通报的中国艺术家协会咨询入会事宜时,一李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提交代表作和申请书后,一个星期即可批准入会。“我们协会是2005年在香港注册的,在业内名气很大,会员近万名。虽然被通报,但目前我们的工作还在正常进行。”该工作人员说。

  揭秘三大敛财术
  据统计,近年来,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已接到涉及“山寨社团”的投诉案例200多个。民政部党组成员、民间组织管理局局长詹成付告诉记者,“离岸社团”“山寨社团”的主要目的就是通过发展会员、成立分会收取会费,用发牌照、搞评选颁奖活动收钱、搞行业培训收费等手段在境内敛财,有些甚至向企业敲诈勒索,给社会造成恶劣影响。公众可以通过中国社会组织网,对在民政部合法登记的全国性行业协会、学会进行查询核实。或拨打与该协会、学会相关领域的职能部门或民政部门对外公布的电话查询。

  明码标价买卖头衔和奖项
  一位曾加入过“山寨社团”的摄影爱好者告诉记者,成为一个“山寨社团”会员的过程非常简单:填个申请表,交上几十元、上百元的所谓工本费就可以了。广西南宁书法爱好者老苏,近几年通过缴纳会费的形式成为“中国书画名家研究会”等10多家协会的会员或副会长。他告诉记者,各协会入会费门槛不一,“不少都是终身会员制,申请时一次性缴纳所有费用”。记者查询发现,“中国书画名家研究会”正是被民政部通报的“山寨社团”之一。
  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刘山鹰认为,一些个人与单位之所以愿意掏钱参加这些社团的活动,主要是受到颁发奖项的吸引。

  通过培训交流搞活动收费
  曾被通报、现在仍继续开展活动的中国艺术家协会的一名工作人员称,如以该协会名义开展商业活动,需要交纳几万元的费用。
  据老苏介绍,其加入的几个协会也定期或不定期地举办书法交流、旅游观光等活动。参加活动除了场地费之外,其他费用均需自理。“每次活动个人开支2000~3000元,有的是一次性缴纳给活动的组委会,由组委会统一安排食宿,有的则是缴纳一部分定金,事后再结算。”老苏说。
  “中国风水家协会”也在被通报的名单之列。记者致电协会的高姓负责人,他表示,协会有一批水平不错的“大师”,要是请他们看风水,“服务”收费是2万元以上。

  巧立名目变相敲诈勒索
  安徽一位民营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,这些年经常收到一些社团发来的评比、邀请函,个别协会甚至威胁称如果不参加评比,就会在业内被看低、市场被挤压。
此次曝光名单中有一家“中国产品质量协会”。广东省质监局官网信息显示,该局此前曾查处了一家与“中国产品质量协会”签订业务代理协议的公司,该公司有关负责人表示,公司是协会21315系统中心在广东地区的代理单位。结果,该公司却冒充质监局的身份致电企业,要求缴纳“质量信誉企业”建档费等,50多家企业遭骗取千元不等的“费用”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《广州日报》报道




发布日期:2016-05-10 来源: 阅读次数:577